“丧尸药”出没:新毒品从祸害穷人开始

摘要: 最近,“丧尸药”现身哈尔滨这个消息广受关注。新闻报道称,哈尔滨警方破获了一起贩毒案,毒品是有“丧尸药”

12-14 08:33 首页 aide衣然

最近,“丧尸药”现身哈尔滨这个消息广受关注。新闻报道称,哈尔滨警方破获了一起贩毒案,毒品是有“丧尸药”之称的甲卡西酮,此前,该种毒品从未在冰城流通。“丧尸药”等毒性很大的新型毒品的威胁,绝对有必要正视。 …[详细]

图片为美国一个“啃脸案”的受害者接受治疗

这种新毒品坑害穷人没商量,并有从小城市扩散的趋势

卡西酮类毒品早在山西长治肆虐,并开始向全国别的地方辐射

新闻稿里说哈尔滨警方“彻底斩断了一个山西长治到黑龙江哈尔滨的运毒通道”。地点很关键。要是查询全国和甲卡西酮有关的新闻,会发现多半都和山西长治有关系。总之,甲卡西酮其实早已在祸害中国,尤其是以山西长治为甚。难怪除了“丧尸药”,甲卡西酮还有个本土的名字——“筋”,如果加上地名,叫作“长治筋”。

而目前的一个趋势是,长治不仅仅是甲卡西酮的吸食之城,更是中转之城。甲卡西酮这种毒品开始以长治为中心,向全国辐射开去。

2011年,警方破获过一起贩毒案,毒贩夫妻躺在8000万元现金上睡觉。他们卖的是甲卡西酮,主要流向是山西长治。

一便宜、二易得、三劲儿足,该种毒品从煤矿工人开始在社会低收入人群中流行

一种毒品有如此明确的地域属性,很罕见。要解析一二,得从地域特色说起。提到山西长治,第一时间想到煤炭的人不会少。而甲卡西酮的流行,还真是和煤炭有关。2006年,央视焦点访谈做过一个名叫《“面面儿”之惑》的节目,去了山西采访。所谓的“面面儿”,指的是咖啡因。报道提到,“采访过程中,记者发现吸食面面儿的有很多是煤矿工人、大货车司机等重体力劳动者。据他们介绍,面面儿价格便宜,经济上负担得起,吸几口就可以提神。”

2010年前后,后劲更大的“筋”甲卡西酮逐步取代了“面面儿”。2011年,一位中新网记者跟随山西警方到各地开展禁毒宣传。山西警方说,“由于过去煤矿生产条件差,安全设施不到位,对于把脑袋提在裤档上的下井矿工,为了能够集中精神观察周围挖煤时的安全环境,以及多挖煤多赚钱的思想,矿工吸食‘面面儿’的现象就出现了。而最关键的一点,由于原料来得很容易,‘面面儿’的市场售价又太过便宜,重体力的劳动者——矿工便轻易接受了。他们不认为是毒品的毒品”。后来,“面面儿”被“加筋”,出现了质的变脸,毒性也更强了。所以在山西禁毒宣传中,煤炭企业位列重点。《南方日报》2012年的报道亦指出,2011年6月,山西禁毒干警在长治查出,矿工为集中精神而吸食的“面面儿”里添加了甲卡西酮,其中,一位矿工3个月的工资共1.6万元人民币被全部吸没。

长年的劳作压力,让一些煤炭工人通过吸食便宜的新型毒品减压



首页 - aide衣然 的更多文章: